會員中心 忘記密碼? 加入收藏網站地圖
首頁 法律咨詢 找律師 找律所 找案例律師文集 法律新聞法律知識法律文書

法律知識主頁 > 公司專項 > 公司訴訟 > 正文

法律知識

《簽訂了業務與資產轉讓協議就能轉讓義務嗎?》

 0人瀏覽  0人評論 來源:網絡  發布時間:2020/6/8 23:50:41
導讀:導語北京長安律師事務所王欣律師通過一個著作權許可使用合同糾紛案例為您解讀簽訂了業務與資產轉讓協議并不一定能轉讓義務。本案所涉案例為著作權許可使用合同糾紛案件,生效裁判文書號為(2018)粵民終665號,再審文書號為(2019)最高法民申3365號。內容分為案情簡介、審理結果、再審追蹤、律師點評四大部...

導語

北京長安律師事務所王欣律師通過一個著作權許可使用合同糾紛案例為您解讀簽訂了業務與資產轉讓協議并不一定能轉讓義務。

本案所涉案例為著作權許可使用合同糾紛案件,生效裁判文書號為(2018)粵民終665號,再審文書號為(2019)最高法民申3365號。內容分為案情簡介、審理結果、再審追蹤、律師點評四大部分。

Part1案情簡介

一、案情簡要描述

2014年12月30日,小雷公司(甲方)與小睿公司(乙方),雙方約定就甲方向乙方購買“影視內容”、乙方許可甲方獨家行使電視劇《XX霹靂火》在授權平臺上的信息網絡傳播權和其他著作財產權等有關事項。協議第2.3款約定:“影視內容:乙方原享有著作權或獨家信息網絡傳播權及其他著作財產權的而依據本協議向甲方出售其擁有轉授權的影視內容《XX霹靂火》。”第3.1款約定:“乙方依據本協議,向甲方出售其原享有著作權或獨家信息網絡傳播權的影視內容的信息網絡傳播權及其他著作財產權。授權期限5年,自授權影視內容在全國任何一家衛星電視臺首播之日開始計算起5年;維權期限5年,自授權影視內容在全國任何一家衛星電視臺首播之日開始計算起5年。”第3.2款約定:“甲方依據本協議獲得影視內容的獨家的、可轉授權的、中國大陸地區范圍內的、可獨立維權的信息網絡傳播權及其他著作財產權,乙方不再享有該影視內容在授權平臺上的任何信息網絡傳播權。”第4.1款約定:“本協議自雙方簽字蓋章起生效,本協議有效期至本協議項下影視內容的授權期限全部屆滿時止。”第6.3款約定:“乙方需就影視內容向甲方提供以下文件:6.3.1原始權利人(包括影視內容片頭或片尾的聯合出品及聯合攝制單位)版權證明;6.3.2原始權利人以及授權鏈條涉及的所有主體之間的授權書;6.3.3廣播影視行政部門頒發的《電影片公映許可證》或《電視劇發行許可證》;6.3.4乙方對甲方的授權書(需按附件二授權書版本出具,如乙方出具給甲方的授權書與附件二授權書版本不一致的或者乙方未按照合同約定向甲方出具授權書的,則甲方視同乙方已經按照附件二授權書內容向甲方出具授權書)。”第6.4款約定:“乙方在此保證其提供給甲方的6.3條中的全部文件必須達到的要求包括但不限于:6.4.1該等全部文件必須足以證明乙方擁有的影視內容的獨家信息網絡傳播權及其他著作財產權合法有效,并且有權對甲方做出獨家信息網絡傳播權和其他著作財產權的授權;6.4.2乙方提供的全部文件必須符合中國政府主管部門關于著作權認定的法律法規的要求,也必須符合中國司法機關關于著作權認定的法律法規的要求。”第8.1款約定:“就本協議項下的影視內容,甲方應向乙方交付的版權費用為990萬元人民幣整。”第8.2款約定:“自本協議簽訂之日起15個工作日內,乙方向甲方提供6.3條約定的相關文件的復印件(加蓋乙方公章)、乙方授權書原件的復印件和首款發票,甲方驗收合格后5個工作日內向乙方支付全部節目版權費用的30%,即人民幣297萬元整作為首款。乙方收到首款后3個工作日內向甲方交付余款發票、6.3條約定的相關文件的原件或證明原件與復印件一致的公證書原件、乙方授權書原件,并且于該片電視臺首播之日起10個工作日前向甲方提交符合甲方要求的節目介質,甲方驗收合格后20個工作日內向乙方支付版權費用的40%即人民幣396萬元整。在甲方驗證完乙方提供的所有版權文件、發票及在節目播放完6個月內,甲方向乙方支付完剩余版權費即人民幣297萬元整。乙方應向甲方開具的發票類型為:增值稅專用發票。”第9.1款約定:“如甲方接到第三方對乙方提供的影視內容的侵權、刪除或其他處理要求的通知,或者因乙方提供的影視內容涉嫌侵權而收到法院、仲裁機構等的傳票/仲裁通知,甲方應當及時通知乙方,乙方應在收到甲方通知之日其七個工作日內與第三方協商解決,如協商解決不成,乙方應向甲方退還該影視內容的版權費用。”第12.2款約定:“除本協議另有約定外,在違約事實發生以后,經守約方的合理及客觀的判斷,該等違約事實已造成守約方簽署本協議的目的實現從根本上成為不可能,則守約方有權在作出書面通知情況下提前解除本協議,違約方應賠償守約方之違約行為而遭受的所有直接損失。”第12.3款約定:“乙方應當保證本協議項下影視內容授權期限的起始日期不得晚于地方臺和/或首播衛視的首集上線日期(以二者中日期靠前者為準),乙方應當在地方臺和/或衛視首集上線前(以二者中日期靠前者為準)提前10個工作日通知甲方并向甲方交付影視內容全部介質。如乙方未能實現前述保證,乙方應當在甲方發出通知后三個工作日內退還甲方支付的版權費用的50%。同時,乙方應當保證本協議項下影視內容應自本協議簽署之日起一年內在一線衛視黃金檔首次播出,否則甲方有權以版權費金額80%的價格購買該影視內容,或有權單方面終止本合同,乙方應當退還甲方已支付的全部版權費和甲方支付的全部版權費用對應的銀行利息。本協議簽署后,乙方不得自行或授權任何第三方在授權平臺上使用影視內容,否則甲方有權單方面終止協議,乙方應在收到甲方解除協議的書面通知后三日內向甲方支付相當于全部版權費用一倍金額的違約金。”第12.4款約定:“如乙方未按照協議第3條約定向甲方進行信息網絡傳播權和其他著作財產權獨家授權或未提供符合6.3、6.4條要求的權利文件,則甲方有權單方面終止協議,乙方應在收到甲方解除協議的書面通知后三日內向甲方支付相當于全部版權費用一倍金額的違約金。”第17條約定:“本協議生效后,除非另有約定,任何一方不得單方面對其進行修改。對本協議的任何修改均應以書面形式作出,并經雙方授權代表簽字并加蓋雙方公章方可生效。”

2015年5月14日,北京某傳媒股份有限公司與小雷公司簽訂《XXX業務與資產轉讓協議》,協議載明:鑒于小雷公司、北京某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及丙公司于2015年3月31日、5月13日簽署了《收購框架協議》及《股權轉讓協議》,約定小雷公司將其持有的丙公司100%股權轉讓至北京某傳媒股份有限公司,三方就有關其業務與資產轉讓事宜達成上述協議。協議第五條“商業合同”5.7法律爭議及訴訟事宜(3)約定:“各方一致同意,因交割日前的事由(無論是侵權行為或違約行為),與丙公司及目標業務相關的已知的或潛在的任何合同或侵權等糾紛和爭議均由轉讓方承擔責任,因丙公司和/或北京某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在交割日之后實施的侵權或違約行為造成的新發生的被訴案件由丙公司和/或北京某傳媒股份有限公司承擔責任。”

2015年6月30日,小雷公司出具《授權書》,向丙公司提供并授權其按照約定獨家使用小雷公司擁有可轉授權的信息網絡傳播權的影視內容,該《授權書》附件一所列作品中包括了案涉電視劇作品《XX霹靂火》。

小睿公司提交了一份載明日期為2016年3月21日、甲、乙、丙三方分別為小雷公司、小睿公司、丙公司的《補充協議》,該協議載明本補充協議為甲乙雙方于2014年12月30日簽署的《XX霹靂火》的補充,如《XX霹靂火》在丙方平臺上線,甲、乙、丙三方一致同意,甲方將其在原協議中享有的如下表格中影片的權利義務轉讓予丙方。該補充協議有效期自甲、乙、丙三方簽字蓋章之日起生效。但是,僅乙方在該協議末尾加蓋了公章。小雷公司一審當庭確認其對上述補充協議的內容不持異議,并于2016年7月20日將已加蓋該司及小睿公司公章的協議文本郵寄給了丙公司。丙公司否認收到該協議文本,亦不確認同意簽署該協議。

  1. 一審訴訟請求

小睿公司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判令:1.小雷公司、丙公司共同支付電視連續劇《XX霹靂火》信息網絡傳播權許可使用費990萬元及利息(自2014年12月31日起,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檔貸款基準利息計算至本金支付之日止。其中至起訴之日2016年12月14日止的利息為44.25萬);2.小雷公司、丙公司共同承擔案件全部訴訟費用。

小雷公司向一審法院提出反訴,請求判令:1.確認小雷公司與小睿公司于2014年12月30日在深圳市簽訂的《影視合作協議書》已經解除;2.小睿公司向小雷公司賠償人民幣990萬元整;3.小睿公司承擔全部反訴費用。

  1. 一審裁判結果

一審法院認為,案件系著作權許可使用合同糾紛。小睿公司作為案涉影視作品電視劇《XX霹靂火》信息網絡傳播權等著作財產權的許可方,與被許可方小雷公司簽訂的《影視合作協議書》,系雙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內容不違反法律和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合法有效,雙方均應全面履行己方的合同義務。小睿公司主張,其許可小雷公司獨占實施案涉電視劇在授權平臺上(××、××等)的信息網絡傳播權,案涉影視作品已經在合同約定的授權平臺××上播放,但小雷公司并未向小睿公司支付許可使用費,小睿公司由此訴至一審法院。小雷公司主張小睿公司違約,其有權拒絕履行付款義務,并依據前述合同第12.2-12.4條的約定,提起反訴要求解除案涉合同。因此,根據雙方當事人本訴、反訴的訴、辯主張,一審法院總結案件爭議焦點為:1.小雷公司以小睿公司違約為由拒付案涉作品許可使用費的抗辯主張能否成立;2.小雷公司是否有權行使案涉合同解除權;3.如果小雷公司需向小睿公司履行付款義務,小雷公司主張該筆債務已經轉讓給丙公司能否成立。

一審法院經過裁判說理,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六條、第八條、第六十條、第六十七條、第九十三條、第九十五條、第一百零七條、第一百一十三條第一款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的規定,判決:一、小雷公司于判決生效之日起七日內向小睿公司支付著作權許可使用費990萬元;二、駁回小睿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三、駁回小雷公司的全部反訴請求。如果未按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一審本訴案件受理費41927.5元,由小睿公司負擔1793.85元,由小雷公司負擔40133.65元。反訴案件受理費41927.5元,由小雷公司負擔。財產保全費5000元,由小睿公司負擔。小睿公司多交的本訴案件受理費41927.5元,一審法院予以退回。

(后,小雷公司不服一審判決,向二審法院提起上訴。)

  1. 二審上訴請求及事實理由

上訴人小雷公司上訴請求:1.撤銷原審判決第一項;2.確認小雷公司已將與小睿公司簽署的《影視合作協議》概括轉讓給丙公司;3.判決由丙公司單獨向小睿公司支付許可使用費;4.判決由小睿公司、丙公司承擔本案一、二審全部訴訟費用。事實和理由:(一)一審判決認定事實錯誤。1.一審判決認定丙公司未同意受讓涉案合同義務是事實認定錯誤。小雷公司與丙公司于2015年5月14日訂立了《業務與資產轉讓協議》,2016年3月,小睿公司在小雷公司、小睿公司、丙公司三方《補充協議》上蓋章,書面追認了小雷公司將《影視合作協議》債務轉讓給丙公司的行為。同時,小睿公司向丙公司的員工交付作品和授權文件,以行動證明同意了債務轉讓。2.一審判決未查明交付涉案作品的時間,且對涉案作品在www.××上播出時間的認定自相矛盾。3.一審判決未查明小睿公司向誰交付了涉案作品。4.一審判決未查明小睿公司于什么時間交付了涉案作品的版權文件。5.一審判決未查明小睿公司提交的涉案作品的版權文件是否符合合同約定。6.一審判決在小睿公司向誰交付了涉案作品版權文件這一問題上的認定前后矛盾。7.一審判決對誰在使用涉案作品的認定自相矛盾。8.一審判決對《影視合作協議》付款義務發生時間和付款義務履行期限屆滿時間的認定前后矛盾。即便按上述記載中最早的版權文件交付時間起算,《影視合作協議》首款的付款義務發生時間也是2016年4月,發生在交割日(即2015年6月30日)之后,應由丙公司承擔責任。(二)一審判決法律適用錯誤。(三)根據《業務與資產轉讓協議》約定,案涉《影視合作協議書》項下的權利義務應當由丙公司承擔。1.《業務與資產轉讓協議》已明確由丙公司承擔《影視合作協議書》項下權利義務。《業務與資產轉讓協議》第5.1條、5.2(2)條、5.5條、附件三第2.1條約定,《XX霹靂火》系在交割日前未能完成轉讓的影視作品,該影視作品對應商業合同的權利及義務均應由丙公司享有和承擔。2.涉案付款義務發生在《業務與資產轉讓協議》第5.7(3)條約定的交割日后,應由丙公司承擔。(四)小睿公司已認可由丙公司受讓《影視合作協議書》項下權利義務,并已向丙公司履行《影視合作協議書》項下權利義務,小雷公司無需再向小睿公司承擔付款義務。(五)新的證據表明,丙公司為完善向小睿公司的付款流程而向小雷公司發起簽訂《補充協議》,雙方就補簽合同達成合意,丙公司未在《補充協議》上蓋章,實為不誠信行為,但不影響其向小睿公司承擔付款義務。綜上,請求二審法院查明事實,依法改判。

(二審法院除對一審法院查明的事實予以確認外,另查明:在二審庭審中,小雷公司撤回其對一審反訴部分的上訴,并經小雷公司、小睿公司、丙公司當庭確認,本案爭議的焦點為涉案作品許可使用費應否由丙公司承擔。

在小睿公司在一審提交的日期為2016年3月21日,甲、乙、丙三方分別為小雷公司、小睿公司、丙公司的《補充協議》第4條約定“乙方應向丙方提交節目介質、提交原始權利人以及授權鏈條涉及的所有權利人之間的授權書原件、開具符合丙方要求的發票,經丙方驗收合格后15個工作日向乙方支付授權費用”,在第1條“授權費用”一欄空白。

小雷公司與丙公司于2015年5月14日簽訂的《業務與資產轉讓協議》第16.2條約定:“……如果就本協議的解釋或執行發生爭議……那么任何一方均可將爭議提交至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華南分會仲裁……”。)

Part2審理結果

本院認為,本案系著作權許可使用合同糾紛。根據小雷公司的上訴意見以及小睿公司、丙公司的答辯意見,本案爭議的焦點為涉案作品許可使用費應否由丙公司承擔。

小雷公司依據其與丙公司簽訂的《業務與資產轉讓協議》以及未經丙公司蓋章確認的《補充協議》主張涉案作品的全部權利義務已轉讓給丙公司,故應由丙公司向小睿公司支付涉案作品的許可使用費。本院認為,小雷公司的上述主張不能成立,理由是:第一,雖然小雷公司與丙公司簽訂了《業務與資產轉讓協議》,約定將包括涉案作品在內的眾多視聽節目著作權、域名、商標、專利等資產及業務以1.2億元轉讓給丙公司,但在該協議中并未單獨對涉案作品轉讓的價款、付款時間、付款方式等具體內容進行約定和明確,雙方在本案中對該協議是否將涉案作品的權利和義務進行了概括轉讓存在較大爭議,且小睿公司不是該協議當事人,對小睿公司亦不具有約束力;第二,從小雷公司二審提交的證據看,在《業務與資產轉讓協議》簽訂后,小雷公司、小睿公司、丙公司對涉案作品權利義務的概括轉讓事宜進行了協商,并起草了《補充協議》,對涉案作品的權利義務轉讓進行了約定,小睿公司也在該協議上蓋章確認,但由于該協議一直未能得到丙公司的蓋章確認,故對丙公司仍不具有約束力;第三,從《補充協議》的內容看,雖然該協議對涉案作品權利義務的概括轉讓作了約定,如約定“乙方應向丙方提交節目介質……,經丙方驗收合格后15個工作日向乙方支付授權費用”等,但在涉案作品“授權費用”一欄空白,這說明小雷公司、小睿公司、丙公司對于合同的價款等實質性內容仍未達成一致,進一步印證了該協議仍處于協商階段,所以丙公司才一直未蓋章確認,在本案中對該協議內容亦不予認可;第四,小雷公司以其與丙公司工作人員的郵件往來及通話記錄為由,主張丙公司實際上已同意了《補充協議》的內容。經查,丙公司的這些工作人員并非丙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小雷公司未能提供證據證明這些工作人員的郵件或通話內容代表了作為法人丙公司的真實意思表示,也未能提供證據證明這些工作人員事前取得了丙公司的授權,或事后得到丙公司的確認,故對小雷公司的該主張,本院不予支持。據此,小雷公司以《業務與資產轉讓協議》及未經丙公司蓋章確認的《補充協議》為由主張涉案作品許可使用費應由丙公司向小睿公司支付,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予以駁回。原審法院依據小雷公司、小睿公司于2014年12月30日簽訂的《影視合作協議書》的約定,并結合雙方實際履約情況,判決作為合同相對方的小雷公司向小睿公司支付涉案作品許可使用費990萬元,于法有據,本院予以維持。

綜上所述,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依法應予維持。上訴人小雷公司的上訴理由和請求均不成立,本院予以駁回。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81100元,由上訴人小雷公司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Part3再審追蹤

一、小雷公司不服二審判決,向最高院提出再審申請。

小雷公司申請再審稱:1、《業務與資產轉讓協議》已明確約定由丙公司或北京某傳媒股份有限公司承擔《影視合作協議書》項下權利義務,一、二審判決認定《業務與資產轉讓協議》“并未單獨對涉案作品轉讓的價款、付款時間、付款方式等具體內容進行約定和明確”,缺乏事實依據。小雷公司與北京某傳媒股份有限公司、丙公司約定的交割日是2015年5月31日,《XX霹靂火》系在交割日前未能完成轉讓的影視作品,依據協議第5.5條的約定,該影視作品對應商業合同的權利及義務均應由丙公司或北京某傳媒股份有限公司享有和承擔,不需要“單獨對涉案作品轉讓的價款、付款時間、付款方式等具體內容進行約定和明確”。2、小睿公司直接向丙公司履行了交付介質、授權文書等義務,丙公司亦在網絡平臺上播放了該影視劇。小雷公司及小睿公司已實際向丙公司履行了《補充協議》的主要權利義務,應依《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以下簡稱《合同法》)第三十七條認定《補充協議》成立。二審判決認定“該協議一直未能得到丙公司的蓋章確認,故對丙公司仍不具有約束力”的結論,適用法律確有錯誤。3、《補充協議》明確約定“本補充協議中未約定的條款應以原協議為準”,但二審法院卻錯誤認定三方“對于合同的價款等實質性內容仍未達成一致”,并據此認定《補充協議》未成立,屬于適用法律錯誤。4、丙公司法定代表人張某對《補充協議》的合意形成明顯知情。二審判決關于“丙公司的這些工作人員并非丙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小雷公司未能提供證據證明這些工作人員的郵件或通話內容代表了作為法人丙公司的真實意思表示”的認定,缺乏依據。

  1. 王欣律師作為丙公司再審的代理律師,發表如下代理意見。

王欣律師稱: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粵民終665號民事判決書,認定的事實清楚,證據充分,適用法律正確。一、小雷公司時與小睿公司發生本次的著作權許可使用合同糾紛,與丙公司沒有任何關系。縱觀目前幾方當事人已經呈現給一二審法院的證據看,小睿公司是依據與小雷公司的《著作權許可使用合同》提起的訴訟,要求按照合同支付款項及違約金。小雷公司也針對該合同提起了反訴,要求解除該份合同。合同法中的相對性原則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是債務的加入與債權債務的概括轉移,要有明確的明示意思表示,現有證據無法作出丙公司同意進行了債權債務的概括轉移,故此相關糾紛與丙公司無關。同時,在二審法院的法庭調查筆錄第112頁和第119頁中的內容顯示,小睿公司最終不認可《補充協議》已生效,小雷公司的權利義務已經全部轉移給了丙公司這一重要事實,并認為小雷公司依然需要承擔付款義務。二、小雷公司已經針對《業務與資產轉讓協議》的履行事宜向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華南分會提起對丙公司的仲裁。小雷公司與丙公司的糾紛應當另案解決。三、小雷公司與丙公司的《業務與資產轉讓協議》中關于應當由小雷公司承擔本次涉案的《著作權許可使用合同》中的合同或侵權等糾紛和爭議的責任是明確的。是小雷公司的真實意思表示。四、推定涉案的《補充協議》已經實際簽署并生效沒有法律和事實依據。《補充協議》沒有得到丙公司的簽署和認可,故該協議不能成立,不能約束丙公司。終審法院對此予以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鑿。該協議一直處于協商之中,沒有丙公司法人的簽字或公司的蓋章,充分說明該協議時沒有得到丙公司的認可的。該協議沒有成立,也不能約束丙公司。至于小雷公司提交的往來郵件、協商會議等證據,進一步證明了該協議處于協商階段。至于工作人之間協商之后形成的協議文本,并沒有證據顯示丙公司同意接受了該協議、在協商階段,工作人之間協商而成的協議文本,不能代表丙公司法人的意見,更不能以此來約束丙公司。

三、再審結果

本院經審理查明,一審、二審法院查明的事實基本屬實,本院予以確認。

本院經審查認為,根據本案已經查明的事實,結合當事人的再審主張及答辯意見,本案的爭議焦點在于:1、涉案作品是否受《業務與資產轉讓協議》拘束;2、《補充協議》是否成立。

一、關于涉案作品是否受《業務與資產轉讓協議》拘束的問題。

本案中,2014年12月30日,小雷公司與小睿公司訂立《影視劇合作協議書》,約定小雷公司獲得許可播放涉案作品,小睿公司獲得990萬元的合同對價。合同履行過程中,2015年5月14日,小雷公司與丙公司的前身簽訂了《業務與資產轉讓協議》,約定將小雷公司持有的丙公司的股權轉讓至丙公司前身公司名下,后丙公司更名為現在的名字。《業務與資產轉讓協議》簽訂后,小雷公司向丙公司出具了授權書,授權書所附清單中包含了涉案作品。小雷公司主張,依據《業務與資產轉讓協議》第5.5條的約定,涉案作品屬于在交割日后至商業合同被更替或轉讓之前未轉讓的商業合同,其實際權利義務均應由丙公司享有和承擔。但根據已查明的事實,《義務與資產轉讓協議》的合同相對人為小雷公司與丙公司,協議5.5條的約定是小雷公司與丙公司之間對于財產轉移前后風險責任及利益歸屬的安排,僅能夠約束作為合同相對方的小雷公司與丙公司。因此,小睿公司并不當然受《義務與資產轉讓協議》的拘束。

《合同法》第八十八條規定,當事人一方經對方同意,可以將自己在合同中的權利和義務一并轉讓給第三人。本案中,小雷公司與丙公司之間的《業務與資產轉讓協議》系債權債務的概況轉讓,因此,基于《影視劇合作協議書》,小雷公司向丙公司通過《業務與資產轉讓協議》概括轉讓涉案作品的權利義務,需征得小睿公司的同意。但小雷公司未在本案中提交證據證明其或者丙公司曾就概括轉讓事宜通知小睿公司。小雷公司還主張,小睿公司向丙公司實際交付了《上線告知函》等文件介質,并向丙公司催款,應當視為小睿公司同意小雷公司的概況轉讓行為。對此,本院認為,小睿公司主張已將《上線告知函》交付丙公司,但僅提交了王某的證人證言予以佐證。由于證人并未出庭作證,在缺乏其他證據佐證的情況下,證人證言的真實性難以確認。且即使該份證據的證明效力可予確認,由于王某在《業務與資產轉讓協議》簽署前曾擔任小雷公司相關業務的工作人員,負責涉案作品的采購,并于此后隨丙公司受讓相關股權,繼續負責涉案作品的接洽工作。因此,小睿公司將《上線告知函》交付王某這一行為本身,并不足以證明小睿公司具有向丙公司履行合同義務的明確意圖。故在案證據不足以證明小睿公司同意小雷公司與丙公司之間關于涉案作品的概況轉讓行為,二審法院認定《影視劇合作協議書》的相對方小雷公司已經向小睿公司履行債務并無不當。關于丙公司在已經實際使用涉案作品的情況下應否支付對價的問題,小雷公司可依據有關合同約定,另案予以主張。

二、關于《補充協議》是否成立的問題。

根據《合同法》第三十七條規定,采用合同書形式訂立合同,在簽字或者蓋章之前,當事人一方已經履行主要義務,對方接受的,該合同成立。小雷公司主張,小睿公司已經實際履行了《補充協議》的內容,丙公司也實際接受了小雷公司交付的涉案作品的授權文件,故《補充協議》成立。本院認為上述理由不能成立,原因如下:其一,《補充協議》系三方協議,如上所述,小睿公司的相關履行行為不能視為其同意小雷公司與丙公司之間權利義務的概況轉讓。其二,小睿公司提起訴訟,要求小雷公司與丙公司支付合同對價,可見小睿公司并未依據《補充協議》向丙公司主張權利,在小雷公司與丙公司均未在《補充協議》中簽章的情況下,即使小睿公司曾經簽署了補充協議,該協議也并未成立,小睿公司仍可以依據《影視劇合作協議書》的約定主張權利。其三,丙公司并非依據《補充協議》接受小睿公司的履約行為。小雷公司認可小睿公司向丙公司發送《補充協議》的時間是2016年3月,而小雷公司向丙公司出具授權書,以及小睿公司向丙公司出具介質及文件的時間均早于上述時間。可見,丙公司播放涉案作品的行為并非基于《補充協議》的約定。而且,根據《業務與資產轉讓協議》中丙公司獲得的相關權利,其后續播放涉案作品的行為,不能視為其具有履行《補充協議》的明確意思表示。最后,小雷公司主張丙公司起草了《補充協議》,但僅就此提交了電話錄音的文字記錄作為證據,丙公司對該事實予以否認。在缺乏其他證據佐證的情況下,小雷公司的上述主張難以成立。小雷公司還主張,丙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張某對《補充協議》的簽訂是知情的。但是,在作為協議當事人的丙公司并未簽章并予以確認的情況下,張某是否知情或者是否曾經同意《補充協議》等事實,均不足以證明《補充協議》已經成立。

綜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四條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三百九十五條第二款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小雷公司的再審申請。

Part4律師點評

在我們國家大力鼓勵知識產權以及對于知識產權的保護當中,越來越多的人也有了對于著作權的保護意識。進而產生了大量的著作權糾紛,而著作權許可使用合同糾紛頗為常見。著作權許可使用合同糾紛是指雙方當事人就著作權中的一項或者多項財產權利許可另一方以約定的時間、范圍、方式行使所訂立的合同而發生的糾紛。產生著作權許可使用合同糾紛的常見原因一般有合同約定不明、違約、侵權、市場變化、人事變化等。

本案就是主要由于合同約定問題而產生的著作權許可使用合同糾紛。

首先,本案中雖然小雷公司與丙公司簽訂了《業務與資產轉讓協議》,小雷公司將其權利義務概括轉移給丙公司,但合同具有相對性,此協議只能約束小雷公司和丙公司。《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八十八條規定,當事人一方經對方同意,可以將自己在合同中的權利和義務一并轉讓給第三人。小雷公司向丙公司通過《業務與資產轉讓協議》概括轉讓權利義務,需征得小睿公司的同意。但小雷公司未在本案中提交證據證明小雷公司或者丙公司曾就概括轉讓事宜通知小睿公司。小睿公司并不當然受小雷公司和丙公司轉讓協議的約束。故小雷公司以此抗辯不承擔其對小睿公司的義務,法院不予支持。

其次,根據“或裁或審”的原則,小雷公司與丙公司訂有仲裁條款,當事人應向仲裁機構申請仲裁,不得向法院起訴。小雷公司與丙公司之間的具體糾紛應另仲裁解決。

最后,針對《補充協議》,小雷公司、小睿公司、丙公司對涉案作品權利義務的概括轉讓事宜進行了協商,并起草了《補充協議》,對涉案作品的權利義務轉讓進行了約定,小睿公司也在該協議上蓋章確認,但由于該協議一直未能得到丙公司的蓋章確認,故對丙公司仍不具有約束力。丙公司工作人員的意思表示,在沒丙公司授權蓋章的前提下,并不能直接代表丙公司的意思表示,對丙公司不產生法律約束力。

此案件深刻揭示了,兩個公司簽訂了業務與資產轉讓協議,轉讓方并不一定就能把其對第三方的義務轉讓給受讓方,還需要注意很多問題。

相關法條:

  1. 《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六條:當事人行使權利、履行義務應當遵循誠實信用原則。

  2. 《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八條:依法成立的合同,對當事人具有法律約束力。當事人應當按照約定履行自己的義務,不得擅自變更或者解除合同。 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護。

  3. 《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六十條:當事人應當按照約定全面履行自己的義務。 當事人應當遵循誠實信用原則,根據合同的性質、目的和交易習慣履行通知、協助、保密等義務。

  4. 《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六十七條:當事人互負債務,有先后履行順序,先履行一方未履行的,后履行一方有權拒絕其履行要求。先履行一方履行債務不符合約定的,后履行一方有權拒絕其相應的履行要求。

  5. 《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九十三條:當事人協商一致,可以解除合同。 當事人可以約定一方解除合同的條件。解除合同的條件成就時,解除權人可以解除合同。

  6. 《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九十五條:法律規定或者當事人約定解除權行使期限,期限屆滿當事人不行使的,該權利消滅。 法律沒有規定或者當事人沒有約定解除權行使期限,經對方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內不行使的,該權利消滅。

  7. 《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條:當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義務或者履行合同義務不符合約定的,應當承擔繼續履行、采取補救措施或者賠償損失等違約責任。

  8. 《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三條:當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義務或者履行合同義務不符合約定,給對方造成損失的,損失賠償額應當相當于因違約所造成的損失,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獲得的利益,但不得超過違反合同一方訂立合同時預見到或者應當預見到的因違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損失。 經營者對消費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務有欺詐行為的,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的規定承擔損害賠償責任。

  9.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有責任提供證據。 當事人及其訴訟代理人因客觀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證據,或者人民法院認為審理案件需要的證據,人民法院應當調查收集。 人民法院應當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地、客觀地審查核實證據。

聲明:本網刊載內容均系網民撰寫或采拍,由網民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本網刊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
所用圖片如有版權,請聯系本站,會立刻刪除。


>>相關圖片

>>相關新聞

最新評論
暫無評論
網友評論
0人評論 用  戶:匿名  點擊登錄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律法網保持中立
1212

熱門文章

優惠券

推薦律師

推薦文章

更多>>法律寬頻

4006-222-148 工作日:9:00-18:00
周 六:9:00-12:00

關于網站 | 關于我們 | 網站聲明 | 用戶反饋 | 廣告招商 | 友情連接 | 聯系我們 | 草明新聞 | TOP熱賣 | 推薦電商| 手機下載版 NBA前總裁
CopyRight 2006-2011 www.479300.tw, All Rights Reserved 電話:0371-63691829 郵箱:law(艾特)88148.com
律法網 www.479300.tw「版權所有」備案號:豫ICP備19039301號-2

聲明:網站所有信息均有第三方自動申請添加,如果侵犯了您的權益,請來電告知,我們將在24小時內刪除。
开奖网结果